您的位置:24>24详情
返回列表

张俊伟:迎难而上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进入深水区

12月10-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此次会议深刻分析了当前国内经济形势,部署2020年经济工作。会议整体延续供给侧改革的总基调保持不变,提出“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持续用力,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

       改革仍是解决众多问题的钥匙

       此次会议公报全文多达28处提及“改革”,中央对改革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而今年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同样重视改革的作用,提出“紧紧围绕‘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做好经济工作意义重大。目前,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大,要实现经济稳步增长,一方面要依靠逆周期调节的宏观调控,另一方面则要激发经济内在的增长活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第三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张俊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此外,针对年内猪肉供给不足导致CPI高企的问题,会议明确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要狠抓农业生产保障供给,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从财政政策角度看,继续推行大力度‘减税降费’难度较大;从货币政策角度看,我国宏观经济杠杆率偏高的局面并未改变,金融风险仍然处于高位,在此背景下,更加强调改革,通过改革释放经济活力,也就很自然了。”张俊伟进一步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2019年第23期《求是》杂志上发表的《坚守币值稳定目标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文章中,明确我国稳健金融政策的目标,即央行货币政策将坚持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着力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必须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加强全局观念,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

       在张俊伟看来,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

       第一,提高国有经济的活力和效率。具体包括:加快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优化国有资本布局;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国有(独资及控股)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

       第二,深化“放、管、服”改革,改善企业营商环境。具体如:巩固证照分离、集中审批、网上审批的成果;完善市场执法,提高市场环境的法治化、规范化和透明化水平;改进金融服务,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改进政府服务,通过向中小企业提供网上管理诊断等服务,助推中小企业转型升级。

       第三,以开放促改革,全面落实对外开放的各项重大举措,为民营经济拓展发展空间,为服务业注入新的活力。

       第四,进一步推动减税降费,减轻企业负担。

       着力点要放到政府改革和社会治理上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当前形势的判断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会议强调,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我们要做好工作预案。

       此次会议对当前形势的判断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这与7月30日政治局会议表述一致,而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述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表明中央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严峻性有更进一步的充分认识。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必须善于通过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让各类市场主体在科技创新和国内国际市场竞争的第一线奋勇拼搏;必须强化风险意识,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持续用力。

      “不同的归因对应于不同的解决问题方法。周期性原因对应于逆周期调节,结构性原因对应于结构优化与升级,而体制性原因则对应于改革和制度重塑。今年的会议公报更加强调体制性原因,意味着明年中央将花费更大力气来推进各项改革,以激发经济增长的内在活力。”张俊伟表示。

       记者了解到,过去主要是在学界的改革讨论谈体制性问题,而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明确提出“结构性”“体制性”问题是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主要原因,其影响超越“周期性”问题,这还是第一次。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已推出多项重大改革举措,但有些改革措施落实情况并不够理想。今后改革的方向,就是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的,要通过完善相关制度,把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的主要改革举措固定下来,真正落到实处。”张俊伟表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发挥市场供给灵活性优势,深化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领域市场化改革和对内对外开放,增强多层次多样化供给能力,更好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

       记者了解到,相比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开放领域上表述更加明确。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凡是市场能自主调节的就让市场来调节,凡是企业能干的就让企业干”。

       在张俊伟看来,2020年工作的一大重点就是需要把改革的着力点放到政府改革和社会治理上,具体如:完善政府职能定位、完善政府机构设置、优化政府部门内部分工、优化上下级权责划分、完善政府官员激励约束机制、理顺政府与人大、两院、监委的关系、进一步发挥舆论监督作用,等等。

      “当然,为了完善政府改革和社会治理,我们还需要出台一系列新的改革措施。在这方面,十九届四中全会已经做了全面部署,对此我们需要落实好,贯彻好。”张俊伟进一步强调。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作者:记者 吕红星